江西省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对陈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

发布时间:2019-07-22 09:17:18 来源:[标签:文档来源]字体: [ ]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 信息索取号: 000014349/2020-34751
  •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 责任部门:
  • 生成日期: 2019-07-22
  •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江西省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对陈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

【案情简介】

陈某,女,19519月生,江西省九江县某乡某村农民,进城务工人员,在某环卫所工作。20161162020分,陈某在作业过程中与王某驾驶的三轮载货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陈某被送往九江市第三人民医院抢救,经诊断:急特重型颅脑损伤;肋骨多发骨折,住院70天。2017424日,陈某再次住院治疗15天,住院共花费医疗费185388元。某环卫所支付8万元,王某向陈某支付118995.96元。20161120日,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书:王某驾车未靠道路右侧车道通行是此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陈某在道路上作业时未注意避让来往车辆是此次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负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2017522日,司法鉴定部门出具鉴定意见书,评定陈某颅脑损伤偏瘫伤残等级为三级,肋骨骨折伤残等级为十级,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

201762日,陈某儿子到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经审查,陈某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依法为其指派中心律师刘珺办理此案。

刘律师对本案案情进行了条分缕析,并将两种法律关系可能带来的结果及风险告知陈某子女。为最大限度保障当事人的利益,刘律师建议先找王某协商,让其配合到保险公司理赔后,再起诉某环卫所赔偿。之后,刘律师与王某及亲属两次协商,但王某提出如自己配合到保险公司理赔,陈某要放弃对自己的赔偿请求权。放弃对王某的赔偿请求权,也意味着丧失了对某环卫所的赔偿请求权,面对王某的无理要求,刘律师与陈某子女商议,决定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向法院起诉,要求扣除某环卫所及案外人王某支付的198995.96元,环卫所还应向陈某赔偿583159.41元。

2017725日,九江市某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被告环卫所提出,陈某是农村户口,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护理费、误工费等标准过高;追加王某为本案当事人;对陈某的伤残鉴定提出异议,要求重新鉴定。

刘律师向法庭提交了陈某在某环卫所的工作证明、租房合同、房主的房产证及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足以证明陈某已经在城区连续居住生活满一年以上,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并提出本案案由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王某不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

法院依法采纳了刘律师的意见,不同意追加王某为本案当事人,同时法院同意环卫所重新鉴定的请求,双方共同选定在九江南湖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法庭休庭。

201795日,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因案情复杂,此案由简易程序改为普通程序审理,法庭公布了再次鉴定结果,评定陈某伤残等级为四级伤残,为完全护理依赖。虽然伤残等级降低了,但护理依赖程度提高,陈某的赔偿金额也会有较大的提高,刘律师当庭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环卫所也再次对鉴定结果提出异议(未进行肌力的仪器检测)。法庭决定再次休庭,要求陈某提供书面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并通知鉴定人员出庭。

20171031日,本案第三次开庭审理。刘律师向法庭提交了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将陈某的赔偿金额由原来的583159.41元变更为892559.32元,鉴定人出庭接受了询问。20171130日,九江市某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陈某的残疾赔偿金以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扣除已赔付的198995.96元,环卫所在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陈某各项损失合计765332.78元。

环卫所不服,上诉至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一审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因未追加王某参与诉讼而遗漏了当事人。刘律师由于时间原因无法继续办理此案,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中心范庆银律师继续办理此案。

范律师按受指派后,与刘律师沟通,听取刘律师意见建议,查阅本案的一审案卷,认真对本案的法律关系进行了梳理。

2018129日,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范律师依法出庭,充分发表代理意见:

(一)一审对本案的事实反复调查核实,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陈某于20177月份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先后三次开庭审理,第一次开庭,某环卫所申请重新鉴定,法院同意了重新鉴定的申请,双方共同选取了重新鉴定机构鉴定;第二次开庭,法院认定案情复杂,由简易程序改为普通程序审理,某环卫所对鉴定结果不服,法院再次休庭;第三次开庭,法院通知鉴定人出庭,法院对本案的事实经过反复开庭调查核实,应该说本案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实。

(二)本案应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陈某长期在九江市区打工,向一审法院提交了租房合同和房主的身份证复印件及房产证复印件,并且九江市某社区居委会在租房合同上注明情况属实并加盖公章。社区居委员作为最基层的组织,对本社区的情况是最了解的,以上证据完全可以证实被上诉人自2015910日起在九江市区居住的事实。《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5)民他字第25号)规定:提出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其并未明确规定必须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都在城镇。结合本案陈某虽然在环卫所处工作未满一年,但其己连续在城镇居住满一年以上,事故发生地也在城镇,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

(三)王某不是本案的正当当事人。本案中陈某在工作期间因交通事故受到损害,由此产生了两个法律关系,一个是陈某与肇事司机王某之间构成道路交通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个是陈某与环卫所之间构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因同一损害事实形成两个法律关系竞合的情况下,作为受害方,陈某可以选择有利于保护自身权益的法律关系进行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一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可见环卫所对陈某是负有赔偿义务的。

综上所述,援助律师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某环卫所的上诉理由不成立,请求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告,以维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最终,二审法院驳回环卫所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较为典型的进城务工人员受伤维权案件。本案涉及两个法律关系。一是因交通事故构成人身损害责任的侵权法律关系。王某驾驶的三轮摩托车购买了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付,超出交强险赔付范围的,由陈某与王某根据事故责任按比例承担。但本案赔偿金额较大,且王某在此之前还发生了一起负全责的交通事故,赔款至今无力支付,故除交强险赔偿外,王某基本不具备赔偿能力。二是因雇佣构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的侵权法律关系。陈某起诉某环卫所,也是适格的主体,某环卫所系事业性质法人,完全具有赔付能力。

陈某己过退休年龄,和环卫所之间是雇佣关系,在工作中受伤,陈某可以向肇事者索赔也可以向用人单位索赔,承办律师从赔偿金额、赔偿能力各方面综合考虑,选择起诉某环卫所要求赔偿,最大限度地保障陈某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