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对周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援助案

发布时间:2020-01-10 16:31:09 来源:本网字体: [ ]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 信息索取号: 000014349/2020-60627
  •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 责任部门:
  • 生成日期: 2020-01-10
  •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案情简介

周某,女,汉族,2002年7月出生,九江市某高中三年级学生,2018年10月3日15时20分,李某驾驶家用轿车,行驶至105国道庐山索道路段时,与在人行横道线横过道路的周某发生刮碰,事故致周某受伤,李某将周某送往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八里湖新医院)治疗,开始在门诊治疗,后因伤口感染,医生建议到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医院)住院治疗,周某于2018年10月11日至2018年11月10日在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医院)住院治疗,2018年10月8日交警部门做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某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受伤时周某读高二,由于住院期间无法正常到校上课,为了学业,周某的父母为周某在九江市某培训机构请了一对一的私教进行补课,从2018年10月7日至2018年12月30日,物理13次课,数学13次课,每次学费300元,共花费补课费7800元。周某出院后,李某购买交强险及商业险的保险公司与周某、李某进行了多次协商,对本次事故一些常规的赔偿项目都能达成一致意见,保险公司同意赔偿,但对周某补课费7800元,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保险公司提出,人身损害赔偿不包括补课费,要求赔偿补课费没有法律依据,并且补课费不属于本次事故的直接损失,保险公司不是直接侵权人,并且根据保险合同的相关条款,保险公司不承担交通事故的间接损失,李某提出自己在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与商业险,发生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自己不应承担任何赔偿义务。

2019年3月12日周某的母亲来到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周某父母无稳定收入,家庭贫困,九江市法律援助中心审查其贫困证明,决定受理周某母亲的法律援助申请,并指派本中心的范庆银律师办理此案,范律师接受指派后认真听取了周某母亲的陈述,范律师认为周某为高二学生,在学业中正处于关键期,因为此次事故导致住院一个月必将会影响学习,家人为周某请家教补习在情理之中,虽然我国法律对人身损害赔偿各项中没有将补课费列入其中,但成年人有误工费,未成年人无误工费、但学生受教育同样应受到法律保护,根据民法总则公平原则,做为实际侵权人的李某理应赔偿周某实际发生的补课费。和周某母亲交流后范律师代写了民事起诉书,计算了应赔偿金额医疗费、护理费、(包括补课费7800元)共计人民币24342.87元,整理好相关证据材料,向九江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

九江市某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3日下午2点30分开庭审理此案,范律师依法出庭,范律师在法庭调查中,向法院提交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出院小结、医院收费票据,并针对本案可能争议的焦点(补课费),提交了九江市某中学的证明,证明周某发生事故时是本校高二的学生,九江某培训机构与周某签订的培训协议、收据、补课课时信息登记表,证明周某发生事故后在该培训机构补课,共计花费补课费7800元,针对争议的焦点(补课费),范律师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所列举的赔偿项目,并不是一个完全列举的封闭式规定,而只是对人身损害常见赔偿项目的不完全列举,只要是因侵权行为导致的损失,就应当在赔偿的考虑范围内,结合本案原告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在学业上正处于关键期,2018年10月3日发生交通事故,先是8天的门诊治疗后又是为期一个月的住院治疗,这么长时间无法正常到校学习,不能按期完成学业必然产生误学补课费,该费用与本次事故有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并且周某只是选择了自己平时比较薄弱的物理和数学两门功课进行补习,其他能自学的功课均没补习,周某补课的费用也在合理范围以内,成年人有误工费,根据公平原则,学生因交通事故导致合理的补课费用应当予以赔偿。三方就针对补课费是否应该赔偿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庭审,审判长组织三方调解,在调解前审判长谈了自己的看法,审判长基本同意范律师的意见,李某与保险公司的保护合同中明确保险公司不承担间接损失,但李某作为实际侵权人应该赔偿周某的补课费,但周某补课时间是从2018年10月7日至2018年12月30日,补课时间周期有这么长,并且补课费用较高,应该自己承担一部份,最后在法庭的调解下三方达成一致意见,周某的直接损失,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周某14410元,间接损失由李某赔偿周某4000元。

 

【案件点评】

本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周某是未成年人,也是一名中学生,在人身损害赔偿中未成年人没在误工费,耽误学习的补课费在我国侵权责任法以及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中又无赔偿补课费的明确规定,有部份人认为受害人在事故中耽误的课程是一种特定时间内学习机会的丧失,并不是一种财产损失,其可在往后的学习中补回,补课费不属于必要支付的费用,既无法律明文规定也不属于交通事故造成的直接损失,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中不应支持。

但代理人认为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的损失应当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并不限于侵权责任法和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明确列举的赔偿项目。侵权责任法的功能在于损失填补,当受害人的损失因交通事故实际发生,且系合法而必要产生时,应当予以支持。但因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确定补课费赔偿数额时,应审查其必要性、真实性和合理性。如非必要,或尚未发生,均不予支持。

结合本案中发生事故时周某是高中二年级,一般高中一、二年级是学习高中课程期,高三是复习阶段,高二是比较关键的阶段,周某因本次事故住院一个月,其确因本次交通事故实际产生了补课损失,其主张补课费7800元,补课费用有些过高,同时,由于补课费损失属于间接损失,应由侵权人李某予以赔偿,保险公司不予承担。后经法庭调解周某的直接损失由保险公司赔偿,实际产生的补课费用等间接损失由侵权人李某赔偿,本案通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终通过法庭调解得到了合理的解决。